“一个国家,两个世界”——解读阿富汗国家建构的内在矛盾|智识Scholar第16期笼

原标题:“一个国家,两个世界”——解读阿富汗国家建构的内在矛盾|智识Scholar第16期

阿富汗(前)总统穆罕默德阿什拉夫加尼(Mohammad Ashraf Ghani)是一名学者型领导。他曾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并获得人类学硕士和博士学位。2009年,加尼参与写作的英文专著《修复失败国家:一个重建破碎世界的框架》出版,书中论述了阿富汗为何是“失败国家”,并提出了一种“重建”的可能。然而如今的局势显示, 阿富汗政府在美国的支持下重新建构国家的努力以失败告终。阿富汗为何难以修复?阿富汗政府的国家建构为何屡屡失败?我们将从阿富汗社会内部的隔阂进行一种解读。

阿富汗被称作“亚洲的心脏”。它位于伊朗高原,从东北部横贯到西南部的兴都库什山脉将国家分开。多山的地形,加上薄弱的公路建设,导致交通不畅,中央政权的触角难以深入国家的每个角落。

图:阿富汗地形

尽管阿富汗以首都喀布尔为首的大城市在几十年内快速发展,但整体的城市化水平仅有26%左右。城市之外,阿富汗还有着广袤的、分散的农村地区,这里生活着70%以上的阿富汗民众。这些山峦与沟壑中,通常栖息着阿富汗传统的部落社会。

有学者总结,阿富汗部落社会以血缘关系为基础,沿着宗族的界限分裂为大小不一、相互独立和平等、互不统属的社会单元,相互之间矛盾重重。阿富汗部落社会形成了严密的谱系结构,部落及成员可以追溯至共同的祖先。部落社会与外部社会相对隔绝,部落中人的“部落意识”高于“国家意识”。部落的高度自治性,导致中央政府与地方政权之间无法有效沟通。

阿富汗裔美国作家在《无规则游戏》中就将阿富汗形容为“一个国家,两个世界”。城乡之间的鸿沟,也是精英阶层和平民阶层的隔阂,现代社会和部落社会的隔阂。阿富汗的少数城市精英可以接受到优质的教育,甚至有到西方留学、生活的机会,形成相对开放、世俗化的世界观。然而广大农村平民的受教育程度低,深受所在的部族和宗教系统的影响。几十年来,阿富汗的城乡之间的隔阂在经济、文化、观念等多方位被逐渐拉大。在西方扶植下、由精英阶层主导的阿富汗政府,对于“真正的阿富汗”缺乏洞察和理解,也许是其失败的原因之一。

另外,阿富汗虽然以伊斯兰教信仰为主,但仍然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普什图族占比最大,约为42%。另外,普什图族是巴基斯坦的第二大民族。此外还有塔吉克族(27%),哈扎拉(9%)、乌兹别克(9%)、土库曼(3%)等族群,也可以在阿富汗的邻国找到大量的“同族”。相比起对于民族的认同感,这些族群对于阿富汗作为一个国家的认同感是薄弱的。另外,普什图族与非普什图族之间还存在着长期的历史矛盾,更加剧了民族间的隔阂。

图:阿富汗主要民族分布情况

城市精英与农村平民的隔阂,自由世界与宗教世界的分歧,现代西化社会与传统部落社会的鸿沟,共同构筑了“两个阿富汗”的分立局面www.ailie.cc。加之经济的落后、政府的腐败、基础设施和军队的薄弱,阿富汗政府作为中央政权,难以对各个地区形成有效的管辖。面对阿富汗塔利班具有高度组织性的强攻,只能节节败退,最终猝然落幕。

【参考文献】

Jeremi Suri, Why Afghanistan’s Tribes Beat the United States, Foreign Policy, 2021

(美)塔米姆安萨利, 《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 2018

闫 伟, 刘 伟, 《部落问题:阿富汗国家重构的制度困境与社会危机》, 南亚研究, 2021

(编辑:安和)

《智识Scholar》系搜狐知世推出的学术性数据可视化内容栏目,旨在将优质学术论文或数据分析与国际时事热点结合,转化成具备用户可读性的图文及视频内容,启发读者新视角。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