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命女鬼深夜梳头

话说这是发生在清朝时期的一个故事,实在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山村里。

那个时候山中野兽横行,不像现在说是山村,山内连只山鸡都找不到。闲暇时间,村内几乎家家户户都会进山去打猎,打到山鸡之类的就在自己家中炖着吃了。若是走运打到狼什么的,便可弄到镇上去卖,还能换俩钱花花。

林氏兄弟是村中唯一一家以打猎为生的人家,老大金康,老二金健,自小父母双亡,兄弟俩相依为命靠着邻里之间的帮衬长大。不同于其他人以地里的农活为主,他们两兄弟几乎不作庄家活,基本全靠打猎赚的钱过日子。

媒婆王氏给兄弟俩张罗着给两人找个好人家。由于两兄弟年龄相仿,而对方也是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儿,所以两兄弟同时迎娶了新娘子,两人顿时喜开眉梢。不久,兄弟俩竟也同时有了子嗣,更是让两兄弟欣喜不已。

但是问题也随之接踵而来,有了孩子后,钱也用的多了,两兄弟几乎又不作农活,他们两个也只能想法赚钱。两兄弟为了赚钱,也只能拼命的打猎换取钱财来以维持生计。

某日,兄弟俩进山打猎,久不见猎物,不免心急不已。“兄弟,是不是咱们近来打猎太过频繁,所以导致最近猎物急剧减少啊!”金康开口说道。

金健接话道“大哥所言甚是,不如我们这次我们往深出走一遭看看,兴许能捕猎到一些猎物”。

金康摆了摆手“你忘了父亲在世时曾嘱咐过,不可到那深处打猎,父亲说话时表情有些惊惧,好像那里有什么禁忌一般”。

“可是大哥,事隔多年,应该不会有事发生才是。我们只深入百丈,如若实在没有野兽可猎,我们再折回也不迟啊!”金健解释着道。金康迟疑了一下“好吧!就依兄弟所言”最终金康还是同意了。

山林深出,两兄弟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不远处一正在食草的狍子,也是兄弟俩走大运,刚进深出便见一狍子,两兄弟大感欣喜,忙俯身而下,生怕它听到动静而跑。

金康弓箭遥指着狍子,伺机而动,“咻”弓箭直射而出,狍子可谓反应之快,身体一摆,顿时,本应射入脖颈的弓箭只是没入了狍子的后脊。

狍子落荒而逃,兄弟俩暗叹可惜,追击狍子而去。可是兄弟俩似是忘记了百丈之约,只顾一路追随那受伤的狍子。

最终,两人追到了一山洞。然而进洞之后却不见那狍子踪影,只剩那一地的血迹。洞内非常之暗,越往里走去越发觉得阴森。“咔嚓”金康忽觉踩到一脆软之物,不免仔细瞧去,等他看清脚下之物时,那脚下踩的竟是人的颅骨,顿时他心中惊骇。

“快跑呀快跑呀”说完他回过头抓住金健的手落荒而逃,跑到洞口滂沱大雨从天而泻,就在这时,兄弟俩停了下来。

“现在这么晚了,就算是猛虎我们都能把它杀掉,何况这洞里未必是猛虎呀!而且现在外面雨下的这么大,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夜吧!”

金康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他总觉的这山洞里有什么东西,只等雨势变小了他便拉着兄弟离开,不管他走不走。

很快就到了深夜,这雨却依旧哗哗的下个不停,金健已经靠着洞壁睡着了,金康则不敢有一丝松懈留意着四周,以免出现猛兽。

突然,“咔嚓”那是从洞内传出的声音,金康猛的起身,箭搭弦上,弓箭遥指洞内,金健似也听到声音,同样弓箭遥指洞内。一时之间,气氛有些紧张。

金健首先打破了这紧张的气氛,他有些兴奋的道:”许是洞内野兽出没,我安全防护产品们进去射杀了它”言罢,也不管金康同意否,独自信步而入。“金健,等等……”金康本想喊住金健,可奈何金健不听他言,只好紧步跟上。

洞内越往里深入越发阴冷,两兄弟不自觉的打安全防护产品了个寒噤。突然,两兄弟看到前方隐约有些微弱的亮光,于是,放缓了脚步,脚步轻移的走了过去。

走进一看,竟发现是一堆白骨上面泛着幽幽的冥火,顿时,两兄弟只觉一股寒意油然而生。然而两兄弟方才却不曾发现,这冥火一旁的不远处坐着一人,从背面长长地头发而看那是一女人。

那女人身着白衣,正对着一梳妆台的镜子面前,她正在梳头,对于两人的到来,她也未曾停下。深夜梳头,这本身就极为诡异,两兄弟对视一眼准备退去。

陡然间,那正在梳头的女子转过了身子。两兄弟顿时亡魂直冒,他们看到那女人的正脸皆是铮铮白骨,形如骷髅。两兄安全防护产品弟想要逃跑,却发现似是被定身了一般,无法挪动身体。

只见那骷髅女子走近了两兄弟对着他俩说道:“相公,我美吗?”说不得这骷髅竟发出如此美妙勾魂的声音,但两兄弟此时听着这声音却仿佛冥界幽冥一般要索人性命的声音一样。

“你们怎么不回答,不回答就是他们的下场”那骷髅手指着地下的一堆白骨说道。兄弟俩顿时惊恐不已,脸上冷汗连连。金健咬着牙狠狠的道:“美,你真的美极了”.

“你撒谎,我这样才是最美的”说着在两兄弟的惊疑下摘下了头颅,而她那手中的梳子还不作停留的梳着头发。

两兄弟心中大骇,浑身颤抖不已。这个时候,兄弟俩发现身子竟然能挪动了。于是,两兄弟慌不择路的往洞外安全防护产品跑去。

兄弟俩一路跌跌撞撞,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回到了家里,回到家时身体已是伤痕累累。兄弟俩都为此次的大难不死而感到庆幸,幸免之余,也知道为何父亲生前的那千般嘱咐所指何事。

自从那件事过后,两兄弟再也不敢去深林打猎了,而是专心务农,也只是偶尔在森林的外围打猎而已。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