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尸间闹鬼事件

我...我...我也不知道,我被吓坏了说话也磕绊起来。主任着急的问:“小李你把尸体弄那去了?”

我连忙回答:“我真的不知道尸体在哪,我连自己怎么到的太平间都不知道!”

主任一脸疑惑,旁边的护士、护工都好奇的看着我。

我急忙解释起来,为了然大家尽可能的相信,我用尽最简练的措辞与语言。正当我费尽口舌描述完事情来龙去脉,用期盼的目光看向在场人的时候,我已经打消了希望他们相信我的念头。

我看见他(她)们有的在对耳轻谈,时不时用投来异样的目光。有的感觉很好笑,认为我就是一个有严重梦游症的病人。

我不知道怎么办,说实话我连自己说的话都不相信,确切的说我不敢相信。

主任一脸严肃,因为我是在他手上的实习生,又怕因为影响医院的名声。

主任便转身向在场的说道:“大家回去工作吧,希望大家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到处说,毕竟事情还没搞清楚!”

主任说完扭过身对我说道:“小李呀,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大。我看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想也不是办法。这样批你几天假,你呢回家休息几天怎样?”

我说:“也好,可是现在尸体不见了。”

主任说:“没事,尸体的事我们会处理,可能已经送去火化了也不一定。反正已经死了,难不成还活过来跑了不成。”

听了主任的话我安下了心,便点头答应了。

我们便从门外走,穿过医院的花园来到院厅。主任招了招手,只见远处一位小护士笑起来做了回应。

她快步走了过来,来到我们面前仔细一看,哦!原来是那天在院厅见到的小护士。

主任向我介绍她,她叫艾雪,我们笑着握了手打了招呼。主任这时从裤包里掏出车钥匙,告诉艾雪让她开车送我回家休息。

她笑着答应:“嗯,我知道了。”

主任走后,她对我说:“你在这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就来。”

我点点头,就坐在了院厅等她。我感觉很累,满脑子都是尸体的事,我不停的问自己怎么回事。是自己梦游,还是....。

可是出现在我面前的黑衣女人怎么解释呢?我不敢再想了,这时艾雪叫了我一声。

我抬头看见是她叫我,我站起身和她走向停车场。我们上车后,一路上都没讲话,只是觉得很尴尬。

我便想打破这气氛,问她:“艾雪,你在医院都长时间了?”

她说:“两年了。那你呢?”

我说:“我才第二天,不过......。”

她好奇的问:“不过什么?”

我连忙回答:“哦!没什么。”

他也就没多问,她笑笑 你还挺神秘。在等红灯时,他从包里拿出了一盒巧克力,递了两块给我。

我说:“谢谢不用了,我不爱吃巧克力。”

她说:“我看你没精神,给你吃两块提提神,我值夜班的时候都靠它。”

我接下了巧克力,一口气塞进嘴里。

不一会到了家门口,我请她上楼坐坐可她一再拒绝。我也没在说什么,道了别我向楼道走去,我在城郊租了一套房。

回家后我什么都不想只想倒头就睡,可是倒在床上却不敢闭眼,总感觉有人在看着我。

我满脑子都是那女人的样子,我不停安慰自己这只是我不适应工作的幻想,慢慢会好的不要怕。

可还是打消不了心中的顾虑,可是疲惫促使这我闭眼,我慢慢闭上了眼。我睡得很香,从来没这么疲倦过。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我起身来到卫生间打开了凉水,用手接起一些水一个劲的向脸上泼去。我弯起身去拿脸巾,房屋里灯闪了一下,我没太在意。

接着等泡像是发了疯似得,闪个不停。我匆忙跑出了浴室来客厅,客厅的灯也自己亮起,整个房间的电器都打开了。我紧张的坐在客厅沙发,电视里不停的发出嘶叫,我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那嘶叫声越来越大。

我看见电视机里一个女人被紧紧捆绑着,她想努力挣脱可是怎么也摆脱不开。只见一位男子手里拿着一瓶液体,从女人的身上淋下去,女人嘶吼着救命。

她全身已经淋湿,男人哭泣的从口袋里拿出了打火机,女人哭叫着不要不要,求求你放过我?男人没有搭理她,他只是一个劲的哭泣。

这时男人大叫起来,他愤怒的把手里的打火机点燃,一边嘴里说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女人只是哭,边哭着边说:“对不起,是我的错,求你放过我好吗?男人很气愤,挥手不停抽打着她的脸,女人的脸上全是血。之间他拿起了一把刀,他把刀刃放在了女人的嘴里。

他颤抖这双手,只听见电视里一阵惨叫,那女人的嘴唇到脸颊被刀划开了裂口。顿时血花四溅,她晕了过去。男人大笑着,接着他趁着她昏厥。

用打火机从女人的头发处点着了火,火从女人的头发慢慢向下蔓延,从眼睛、鼻子到哪被刀撕裂的嘴唇。火不停的向下燃烧,直到火开始变大蔓延全身,女人哭叫着挣扎,他痛苦的撕心裂肺。

男人笑着笑着,他开始哭了起来。嘴里说着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可你为什么这样对我。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疯了似得脱下了外衣,不停的扑灭这火。可火势越来越大,他没了办法四处找水。

他飞奔着走出那房间,找来了水,一个劲的向她泼去。大伙慢慢退去后,只看见他抱起女人痛哭,他深情的望着她。深深的在哪开裂沾满了尸油的嘴上轻吻了一口。女人奄奄一息的说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大叫起来,我一看我躺在了医院太平间的尸柜中。我大叫着想要挣脱开着厚重的尸柜箱,我一用力一声闷响。我用脚用力一蹬,尸柜向外缩出。

我慌忙从尸柜出来,王伯倒在地上,只见一个黑衣女人从他身旁飘过。我好奇的跟随女人向外跑去,穿过了花园。我跟随她进入了一座建筑楼,这楼好像荒废了好长时间,它坐落于医院的最底,我小心的走进楼厅,那女人向我招了招手。

我追了上去,跟随她在楼梯与病房间来回走动,正当我转过一层楼拐角时。我听叫前方有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我急忙跑向前方。我来到了一个房间,这房间的墙壁已经生霉,窗户也已经破碎。

我站在房门口,见里面一个身穿护士装的女人。她双手被死死绑着,地上上全是血浑身一股很浓烈的汽油味。而她的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她向我招手叫我进来。

我一步步慢慢的向地上女人靠近,我把她抱起来,我惊呆了这女孩是艾雪!她脸上全是血,嘴角像是被什么利器划开了一道到裂口。

我急忙叫醒她,可她怎么也醒不过来,我向四周大叫着,希望有人能听见。而那黑衣女人,站在房门外他笑着用手指着前方。

我走出房门看时,见是主任,他身上全是血。他似乎听见了我的叫声,行色匆匆的往楼外跑。我大叫着站住,她跑的跟快了。

我追了一半想到艾雪,连忙回来抱起她向楼外跑。我来到院厅,护士们见状都大叫起来,我急忙把他送进了急诊室。把刚才发生的一一向大家说明,随之我报了警。警方也开始四处搜查主任的下落。

所有的事都是主任干的,我原本事情终于真想大白。我回到了家,躺在床上慢慢的我的眼皮开始沉重,不一会我睡着了。可在我熟睡中,一股寒气从我的身上扑下来,从头到脚,我可以感觉到鼻息从我的鼻孔中灌入。我猛地睁开眼......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