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们村发生的灵异凶杀案真相(第二章)

第二章

我爸是晚年得子,我今年24岁,我爸已经59,每日辛勤劳作身体早就垮了,爷爷走了对他的打击很大,办完爷爷的丧事就生了一场重病,医药费水一样花出去,好不容易把病治好,身体却废了,已经干不了重活。

家里失去了主要劳动力,一家人生计很难。

就在这时,奶奶找了过来,唉声叹气的说老爷子已经去了,她和我爸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让我赶紧还俗吧,早点结婚生子尽孝,这么大一个人,天天躲在寺庙里什么正事儿也不干,还得让我爸养着,村里早就有无数闲言碎语,传得很不好听。

奶奶这么说,我的心一下子乱了。

奶奶悄悄告诉我,她已经为我物色好了一位姑娘,那姑娘叫白淑琴,是白家沟的人,漂亮得像仙女似的,让我赶紧回家结婚,赶紧生子以尽孝道,我这个年龄早就成家养家了。我本来就不想当和尚,现在父亲失去了劳动能力,我更坚持不下去了,可是师父圆寂前说得很清楚,就算是熬也要熬到二十六岁,要不然会出大事。

我这么一说,奶奶立刻不高兴了,板着脸数落我,封建迷信那一套早就过时,连她都不信了,我这么大一个男人还不赚钱养家,还不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难道是要让我爸活活累死吗?

这话很诛心,听得我心如刀割!

奶奶又给我看了白淑琴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子,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风情万种,肌肤白得像雪一样,特别是那一双桃花眼漂亮极了,简直能把人的魂儿勾走。

我直接傻眼了,根本不敢想象,在山沟沟里竟然还有这么美丽的姑娘。

就看了一眼,我心里就痒得像猫抓似的。

奶奶悄悄告诉我,白淑琴人才相貌那是没得说,就算在白家沟那个美人窝,也是打尖儿的没人能比。只是白淑琴从小死了爹娘,跟着奶奶生活,她奶奶老了干不了活,日子过得很难,所以这才托她说媒,想早点嫁人给家里找个男人,给她奶奶养老。

这样的好事儿,奶奶当然不能便宜别人,所以让我提前还俗。

我本来就身在佛门心在红尘,奶奶一边用孝道逼我,一边用美女诱惑我,双管齐下我哪里还坚持得住,直接跟着奶奶回家了。

在奶奶的安排下,我和白淑琴见了一次面,和照片上相比,白淑琴真人还要漂亮,生得千娇百媚落落大方,言谈举止也很得体,我对她满意极了,白淑琴对我也没什么意见,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到了迎亲这一天,我带着一群兄弟,兴高采烈的去白家沟迎亲。

送上红包打发了堵门的人,走进白淑琴的闺房,白淑琴穿着大红嫁衣,正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不施粉黛的白淑琴,已经是极美,现在刻意梳妆打扮,镜子里的容颜,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想起以前读过的诗句,此女直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这句诗形容白淑琴,再合适不过!

好美!

我被迷得晕头转向的,感觉呼吸都要停滞了,一想到这么漂亮的姑娘,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媳妇儿,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走到白淑琴后面,壮着胆子从后面抱住了她。

白淑琴的身上,有一股很迷人的香味儿,凑近了一闻,暖暖的甜甜的,就像绽放的栀子花一样,淡淡的暖暖的直入心扉。

白淑琴“呀”的叫了一声,看到是我之后,羞得脸都红了,却不敢大声叫,轻轻推了推我,一点儿用都没有,生怕我做出更过激的事,不敢再动了。

贪婪的闻着白淑琴身上的香味儿,这股熟悉的香味,突然与记忆中某一个夜晚重叠在一起,仙女姐姐……大白兔奶糖……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个晚上,那个用半包大白兔奶糖骗我犯了错误的仙女姐姐,我的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白淑琴难道就是……

我在哪里见过你吗?”
闻着白淑琴身上的香味儿,我的心里越来越怀疑,白淑琴就是那只被我放跑了的狐狸精。

白淑琴回头看了我一眼,娇滴滴的笑道:“我们半个月前不是见过吗?”

她的眼睛好漂亮,媚眼如丝温柔得像一汪春水,白淑琴一直对我笑,我的脑子昏沉沉的,眼皮子直打架。仔细想了一下,我们半个月前确实见过一次面,我突然觉得很好笑,怎么能问出这么傻逼的问题。

我没有看到白淑琴的奶奶,她不说我也不好问。

白淑琴打扮好了,伸手把白淑琴抱了起来,把她抱进婚车里,准备回村拜堂成亲。

对于白淑琴,我是非常非常满意的。

可是这桩婚事,从一开始就不顺利。

婚车走到半道,无缘无故就抛锚了,司机下车检查始终找不到原因,只能打电话叫拖车。

婚车抛锚,这是非常不吉利的兆头。

去年我一个朋友结婚,也是婚车半路抛锚,他的家人特别迷信,爷爷奶奶全都跳出来反对婚事,闹到最后真的把新娘子退了回去,好好的一场婚事,硬是给办成了笑话。

幸好这次来了六辆车,换了一辆继续往家走,可是麻烦远远没有结束。

婚车刚开到村口。

生产队的那头老水牛,睡在路中间呜呜呜在哭,眼泪哗啦啦的掉,就像哭丧一样。牛很通灵的,它的眼睛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在我们这里有种说法,“牛哭丧,必死人”,办喜事遇到这种事,很不吉利。

我的心里有点烦,下车把水牛赶开,让婚车继续开,眼看着新娘就要进门了,在观礼的亲朋好友中,突然跑出来一个人,傻了吧唧的往车道中间窜,直接被婚车刮倒在地上,要不是快到家门口车子放慢了速度,卷进车轮里非出人命不可。

被刮倒的是二傻子,比我大两岁,在我们这辈人中排行老二,小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神神叨叨的脑子不正常,我们都叫他二傻。二傻没什么大碍,从地上爬起来,一直围着婚车跑,一边哭一边笑,说三弟娶了只妖精进门,将来要吃人咧!

虽然傻子的话,没有谁当真,可是接二连三的出意外,我的心里也很恼火。

二傻这么折腾,气得我奶奶直跺脚,拿着扫帚打他,二傻平时最怕我奶奶,可是今天也不知道中了哪门子邪,怎么赶都赶不走,成心给我找不自在,最后找了几个兄弟,强行把他架走。

新娘进门前,要先跨火盆,把从娘家带来的晦气驱干净。

还好这次没出意外,总算是把白淑琴迎进了门,紧接着拜堂成亲,然后开席宴请亲朋好友,我带着新娘子给客人敬酒。

这是我最怕的一个环节,山里人全都是酒鬼,一个个嗜酒如命,喝起酒来又喜欢胡搅蛮缠,偏偏今天来的不是亲戚就是好友,谁都不能拒绝,我爸给我安排了两个挡酒的兄弟,我的腿还是发软。

今天出了太多意外,我是被搞怕了,生怕喝太多出洋相,幸好白淑琴很聪慧,应对得很从容得体,好听的话从她的小嘴里说出来,一套一套愣是不带重样儿的,成功推掉了很多敬酒,要不然我今天非得喝趴下不可。

白淑琴的表现,我爸妈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让这场喜事一冲,家里这段时间淤积的阴郁一扫而空,我看得出来,他们和我一样,都很喜欢白淑琴,这让我的心里悄悄松了口气,结婚后我最怕的就是家庭不和,只要白淑琴能和我的家里人和睦相处,我就能安心赚钱,把这个家重新撑起来。

晚上还有宴席,不过远的亲戚朋友都走了,留下的都是本村儿的,现在过了农忙时节,都没有什么事情干,一群人摆起桌子搓麻将打牌,我借口喝多了不想出去,缩在新房里和白淑琴看电视,晚宴也没有出席。

农村一直有闹洞房的习俗,我生怕他们搞得太过分,让白淑琴受委屈,暗地里和几个关系很好的朋友打了招呼,让他们不要玩得太过分,象征性的闹一闹就行了,还让我妈盯着,免得场面无法控制。

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还是同宗同族,他们自然会给我这个面子,晚宴结束后,玩了一会儿就各自走了,我把他们送出门,我总算松了口气,转身进了洞房。

(未完待续二)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