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在湘楚地界经历的灵异故事(第九章)

第九章

我磕了三个响头后,老爷子…哦不,干爷把我扶了起来说道:“你小子现在就是我的孙子了,我也不太好一直叫你小陈皮吧,以后我就叫喊你耳(宇)子了。”

我在一旁连声应和说道:“干爷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干爷开心的揉了揉我的头发,站了起来,对着神坛鞠了一躬,从坛上拿起了本书交给我,后又开始准备起纸墨笔砚起来,我好奇的问道:“干爷要记什么东西下来吗?”

干爷摇着头说道:“需要笔墨纸砚来记东西的不是我。”说完就指了指我,“是你需要记。”

我好奇的问道:“我?我需要记什么吗?”

干爷一边磨墨一边讲道:“自然是入教仪式需要记下来的东西。就算你看不懂意思,也要给我记下来。你小子该不会以为,练法术这种事,我说一下就可以了吧?当然是要禀告门派各位祖师,还有历代师公才可以。墨和笔都给你准好了,快过来抄录下来。”

我有些尴尬的看着磨好的墨和毛笔说道:“那个干爷,我不会毛笔字,现在学校里面最多教钢笔字,平时都是用铅笔或者水性笔。”

干爷啧了一声,无奈的说道:“好吧,你把书拿过来,我一边帮你抄录明天要记的东西,一边帮你讲解一下记他们的意义。你以后得记得来这里跟我学毛笔字,不然可画不了符咒。”

我连忙道了声好和谢谢,随便又说了几句话拍干爷的马屁。就拿着那本书过去了。
干爷一边执笔,一边让我把书翻到第泰安东湖公园一页说道:“这上面记了很多师公的诞辰和逝日,这些你都要背下来。师公指的就是历代行法的人,这里面都是我的师爷师祖,也是你的师祖们。修炼有句话叫做忘记师傅法不灵,要想练成法术,就得有历代师公们扶持阴坛才行。阴坛是指何物呢?阳间立的坛口就是阳坛,但阳坛在阴间里面也对应着一个阴坛,就是历代师公帮忙扶持着你,没有师公的扶持,你想要练这个,就会受到阴间各类孤魂邪魔游师的干扰,但有了师公的扶持就不会有事。所以说这个一定是要背下来的。”

我在一旁连忙点头,虽然不是听得太懂,有很多我不知道的词汇。但总之就是要背下这几十位师祖的诞辰和逝日。

后面干爷又抄录了一些我看不懂的内容,也没跟我讲解,就说这个比较困难,得学很久才能知道,不是一时半会能讲明白的。叫我不要太深究,只管背得滚瓜烂熟就好,也对日后的学习有利。

看着洋洋洒洒二十多张的内容,我不禁感觉脑壳疼,看来得背好久了。

干爷写好后便让我把自己的生日告诉他,好让他查查通胜(万年历)计算一下,确定哪一天比较适合让我入教。干爷一边翻书,一边偶尔用大拇指点其他手指几下,嘴里念叨着什么,好像在心算什么日子比较合适。

过了几分钟后,干爷开口:“巧了,近两个月内最适合的日子在明天,那就明天办吧,你记住明天早上十点前过来啊。”

我看了看手里那几十页的宣纸,如果明天就入教,那这东西我一天内就得背的滚瓜烂熟。我已经半年没有读过书了,一下让我背这么多内容,我顿时心生畏惧,实在是吃不消啊。我开始考虑跟干爷商量一下:“干爷,这么多内容,我一晚上可能背不了滚瓜烂熟啊。”

干爷皱起了眉头说道:“想做什么事就要马上去做,不要给我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一样。明天入教不了就不要入教了,知道了吗?耳子。”

我举起双手投降,无奈地回道:“好好好,我马上就回家去背,明天就举行入教仪式。”

干爷听了后又喜笑颜开地揉了揉我的头,接着便把我往门外推:“那你快点回去背吧,明天十点前一定要来啊。”

我就这样被干爷不由分说地推出了家门,我还没给干爷做晚饭啊,没办法只好先回表舅家了。

刚回到家里,就看到表舅搬了把藤椅,在自己家门口躺着,仿佛晒在门外的咸鱼一般。看到我后,咸鱼…哦不,表舅张口说道:“咦,小陈皮今泰安东湖公园天这么早就回来了,不会是被赶出来了吧。”

我没好气说道:“表舅你就不会说一点好话吗?我是明天就要入教了,今天提前回家,把这些东西背下来。”说完,我挥了挥手里十几张的宣纸。

表舅听了后便从藤椅上站了起来,让我在原地等候,自己跑到楼上去了。我一个人正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只见表舅拿着一个红包回来了。

难道表舅是想恭喜我入教,给我准备了个红包吗?我一边说着不好意思的客套话,一边从表舅手里接过红包。但拿到手里的时候,我的欢喜落空了,这居然是个空红包。

我疑惑的看向了表舅,想让他解释一下给我一个空红包的用意。

表舅跟我说道:“你明天带上这个红包,你有多少钱就往里面塞多少,入教的时候给那个老头。你给的越多,日后用法就越灵。”

我一下没听懂这是什么原理,问道:“法力是看给的钱多少决定的吗?”

表舅拍了一下我的脑壳:“法力是靠自己修炼的。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我揉着自己的脑壳,委屈的说道:“不是你说的,给钱越多,日后用法越灵吗?”

表舅表情异常冷漠地(大概像这样=_=)说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怎么跟你解释呢?你知道师公吧?”

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师公,毕竟刚刚干爷才跟我讲过。

表舅拍了下手说道:“那就好讲多了,你日后行法不是需要师公在阴间扶持吗?你给的钱越多,就证明你越有诚意。”

我迟疑的问道:“诚意这种东西,是用金钱这种外物来衡量的吗?”

表舅瞥了眼我,用手指戳了戳我的额头讲道:“诚意这种东西,看不到摸不着,平时又没有什么大到考验人性的事情能看得出来。而金钱这种身外之物,可以换任何身外之物啊,如果连金钱这种身外之物都不肯给,能说有诚意吗?你想想,对不对?你给的越多,就越证明你有诚意啊,证明你孝顺啊,那师公就越喜欢你,就越会扶持你的啊。”

我仔细想了一想,表舅说得岂止是有道理,简直是非常有道理啊。我又想了想,觉得自己带的钱不是很够,所以我马上向表舅提出:“表舅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所以你借给我一千块钱,我自己带的钱有些少,等我赚钱后再还你。”

表舅听了后,整张脸都拉了下来:“一千块钱没有,两百块倒是可以从你爸给的生话费里拿给你。”

我摆摆手,无奈的说道:“两百就两百呗,快点拿给我吧。”

表舅阴沉着的脸从兜里的钱包掏出了两百块钱甩给了我,我接了过去说道:“谢谢表舅,那我上楼去背这些东西了。”

表舅叹了口气,笑了笑:“回去你要是赚钱了,记得还我啊。”

我一愣:“这不是我爸给的吗?”

表舅笑着说道:“这是你爸给我,让我照顾你的工钱。所以说,这就是我的钱,所以记得还我钱。”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心想怎么还有这么臭不要脸的人,我开口说道:“这个家里的家务通通都是我在做啊,是我在照顾你的啊,你现在穿的内裤都是我手洗的啊。”

表舅满脸不在乎地说道:“那又怎么样?这是磨炼你,让你提升自我的行为啊。”

面对这么不要脸的人,我已经没有什么反驳的话好讲了,我暗自决定,以后再帮他洗内裤,把内裤泡完水就随便拿肥皂滑动两下,让他一直穿着脏内裤,等着那里感染细菌吧!

经历了一夜的苦读之后,我顶着像熊猫一样的黑眼圈来到了干爷家,刚进门就看到一桌子的饭菜,荤素都有,异常的丰盛。刚好想到自己早饭没吃饱,想要乘左右没人的时候,偷吃几口。

“不要乱动!”干爷洪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我直打几个激灵。

我被吓得不行,声音还带着微微颤抖的问道:“干爷你去干什么了?”

干爷手里提了个袋子说道:“我去找人给你做了身行头,等仪式结束后你就知道了,那个饭菜也是等仪式后面给你吃的,你先别着急吃。”

干爷把袋子放在一边,便把我拉到神坛前,弄了个蒲团让我跪下来,只见干爷开始穿上行头,拿起一个五老冠,冠后面从右到左写着一香,二火,三通,四显,五灵。有着香火怎么行,都会显灵的寓意。

然后干爷便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的道袍,因为有些年岁长远,道袍的颜色已经有些发黑。接着干爷又在腰带上开始绑红色的带子,带子上还挂着各种颜色的布条,条子上写着各种话,什么“万叫万应”,“香火鼎盛”之类的,干爷指着这个跟我说:“这个东西叫做挂牌,必须是抛牌之后才能有的法器,每一条挂牌里面绣着每一个出坛法师的八字,别人不可以用泰安东湖公园的。等你出师举办抛牌的时候,我就会给你做一条这个。”

虽然不知道抛牌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对着干爷磕了头道了声谢。

干爷穿戴好行头后,回到了坛上,拿了三根香点燃,拜了三拜,嘴里念叨了几句咒语,把香插在坛上。干爷后退两步,结了个手决又拜了一下,松开手决便拿起惊堂木在坛上重重砸了一下,惊堂木“砰”的一声响彻满堂。

三声牛角吹响,干爷放下牛角又拿起了一对小锣鼓,边敲边唱起了我听不懂的歌曲或者说是咒语。

两分钟过后,干爷把锣鼓放下,结了个决,鞠一躬,散决后拿起惊堂木又敲了桌子一下,后退两步,左手不停的在点着指节,脚下的步伐在按照一定的规律走动,右手举着惊堂木不动,嘴里还在念着咒语。不一会儿,干爷的左手停了下来,脚步也停了下来,右手用惊堂木朝着一个方向画了几下,然后嘴角微张,大喝一声,便又回坛前鞠了一躬。

干爷将惊堂木放下,右手拿起了水碗,左手掐了个决,脚又开始按照一定的规律走动起来,脚步停下后,干爷便拿着水碗含了口水,转身一下喷到了我的脸上,又转身回坛鞠了一躬。

然后干爷用左手的袍袖轻轻拭了拭嘴角的水渍,便让我直起腰来,对着我的脸开始虚画起来,接着是虚画我的胸前,画完之后,手掐了决撞了我心窝一下。接着又拿起我的两只手,在我的掌心画了什么,并且用力在两个掌心戳了一下,再来到我身后对着我的背部虚画,最后脱了我的鞋子,在脚底虚画,各戳了涌泉穴一下。

虚画完后,干爷两只手按住我的头,嘴里又开始念咒,一边念一边用双手的食指中指在我头顶中间按了一下,又用双手在我两侧太阳穴按了一下,之后拍了我的肩膀,嘴里大喝一声,双掌用力在背部一拍,然后往下一滑,到腰间才停下来。
干爷回到坛前,拿起了疏文、印泥,捉住我的大拇指按住了印泥,按到了疏文上面我名字的旁边,又拿起了坛上的信封,把疏文塞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后,干爷搬了个板凳,坐到坛旁边,拿起了小鼓棒敲了下旁边的钵,“噔——”地一声,钵的泰安东湖公园清脆声音回响满堂

此刻,干爷满脸严肃,神情和往常不同,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干爷用严肃的语调,洪亮而又充满威严的声音问道:“本坛十戒一一讲来”

我开口讲道理“本坛十戒第一戒:敬天法地,礼拜三光
第二戒:礼敬父母,赡养终老
第三戒:慈爱同胞,尊老爱幼
第四戒:尊敬神明祖师,不在神明祖师面前不敬以及打妄语,说谎话
第五戒:不盗取任何东西,所有财务皆来之有道
第六戒:不夸耀自己的法力,不诋毁同教中人
第七戒:不得利用法术欺善扬恶
第八戒:不犯邪淫,不触犯伦理,如果有已婚妇女和未婚少女,不得看其隐私部位,不得正眼看其样貌,要随时保持恭敬之心。
第九戒:宁愿坛前饥饿死,不做道法买卖事
第十戒:法术应传忠厚仁义者,不传不肖子孙辈”
(幕阜山人注:第八戒:不得正眼看妇女和未婚少女,指不能直勾勾地盯着人家不停看,应当垂目用余光)

干爷又问道:“忘记十戒,触犯十戒,会当如何?”
我回答道:“五雷天火烧百骸,轮堕为猖千百世。”

干爷又问道:“本坛六曹是哪六曹?”
我回答道:“元皇法院为天曹,梨园风火院为神曹,梅山法院为兵曹………!”

干爷又问道:“八门克应怎么算?”
我回答道:“富贵升官须向开……捉贼需向惊门去。”

之后干爷又问了几个问题,我一一回应。

干爷听了我的回答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是满意我通过了询问,然后干爷伸出来手来,手指互相摩擦一下,我便明白了其中意思,赶快双手把红包交给了干爷,干爷收起了起来,把更厚的一个红包递给了我。

干爷站起身来,结了个决唱了几句,然后拿了个蒲团到我旁边,自己跪下,左手拿了把师刀,右手拿了法卦。一边念咒摇动师刀,一边拿起法卦砸向地上,连续三遍,通过法卦砸出的卦象,来确认祖师是否同意我入教。

从干爷按着我的头,让我磕头谢梅山祖师恩典来看,梅山祖师应该是同意我入梅山法教了。

干爷将信封拿到院子里与金银元宝一起在纸钱炉里焚烧掉,然后回来示意我起身,让我把饭桌搬到法坛前。

干爷拿起饭碗把冷饭扒到嘴里,吃了两口,突然把嚼烂的米饭吐回了碗里,接下来每道菜都是这个举动,然后对着我说:“吃完这些。”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下,但对于第一天来这里,就吃过沾着干爷口水的苹果,脸皮渐长,“如获新生”的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我眼睛一闭,横着心将饭菜吃完了。干爷等我吃完饭后,指着空掉的盘子碗筷说道:“今后,我活着的时候,我有一碗饭吃,你便有半碗饭吃,我饿不死,你便饿不死。我回天之后,也必定扶持着你,香火通盛,富贵百年,行法万灵。”

听完这段话,我方明白干爷此番的用意是为何。

干爷让我把碗筷收拾干净,把桌子搬回原处。而他又回到坛前,敲动锣鼓,唱起如同歌曲一样的咒语。最后吹动三声牛角,鞠三躬。到此,入教仪式正式完成,我也拜入了梅山法教。

(第九章 END)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