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引渡人[全文txt下载]

  第三章 浮生梦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躺在床上。我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下就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是在吴迪的家里面的。

吴迪正坐在我的边上,见到我一下坐了起来连忙道:“你小子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我怎么在这里。”我问他。

他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你好意思说?昨天跟你去你们那栋楼的十四楼,我就去卧室看了一会儿,就听到一个关门声,出来就发现你小子晕在地上。”

我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连忙问他胖子在什么地方。

他说胖子把我送到家里面之后就直接走了,说是要回老家。

我想到胖子昨天晚上那令人渗得发慌的眼神,心中就极为不舒服,我深吸了一口气,将昨天晚上他们进入房间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听了之后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得了什么臆想症了啊,我在那人得家里全部都找完了,根本都没有看到什么小孩和红色的小棺材,还什么美少妇把你往家里拖,你小子是单身太久想女人了吧。”

说道这里他突然是皱了皱眉头说:“不过这次见到胖子我也发现他跟以前有点不一样,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昨天晚上我见到他的时候他也在房间外面,看见你躺在地上却没有扶你,即便后来我背着你走他都没有碰你一下。”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这次胖子回来之后我就觉得他挺奇怪的,而且我遇到那两个小孩和那女的那天晚上,正是我接他的那天。

也正是他回来之后的第二天,娜娜才听到了高跟鞋一样的声音,我们之前都是没有这个感觉的。

昨天我们去十四楼,那家伙居然是从那两小孩的家里开了门,从其中走了出来,但是头一天他就告诉我他要回老家。

再加上昨天晚上他对着我做拜拜的那个奇怪的表情,似乎是在嘲笑一样,我越想越觉得可怕,似乎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是胖子引起的一般。

吴迪见我失神落魄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次的事情还真是有点诡异,要么就是你出现幻觉了,要么就是真的有鬼这玩意,我大学一个同学还挺喜欢搞玄门这方面的东西,要不我把他叫来给你看看。”

我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了,我真的怕那个女的再来找我,也不管什么科学不科学了,连忙催促他赶紧让他朋友来给我看看。

没有过去多久,他朋友就来了,到了之后问怎么回事,我们将事情给他说了一遍,他也是吓了一跳,说实在是诡异。

然后他有模有样的掏出了三枚铜钱递给我,让我双手合十,将铜钱捧在手心,脑子里响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摇动三次把铜钱丢到地上。

我将铜钱丢在了地上,他低下头去看了一阵,眉头紧皱,而后将手机掏出来照了个相,又把铜钱递给我。

来来回回几次之后,他脸上的凝重之色更重了,看到他的表情,我心里不安的感觉更大了起来,连忙问道:“到底怎么了?莫非我跟鬼扯上关系了?”

他摇了摇头,而后把手机递给了我说:“你看吧。”

我和吴迪一愣,接过了手机看了看,我总共丢了六次,这手机照相出来之后,发现六张图片连起来,那些铜板刚好形成了一个圆,而圆的两边一边有一个铜板,极为的对称。

“什么意思?”我吸了一口气问道。

他摇了摇头说:“我对这个只是兴趣而已,并非专研,看不出这卦里的意思。不过你也别着急,鬼这东西说起来玄乎的很,可能是你真的产生幻觉了,要不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幻觉?我也想过是不是幻觉,但是一次两次是,但是三次四次呢?而且昨天胖子的表情我记得实在是清晰。

吴迪摆了摆手说:“应该不是幻觉吧。”

他朋友眉头皱了皱说:“这样吧,我带你去见那个教我这个东西的老头。”

我心说那老头应该是什么高人,连忙让他带我去,这个时候我对这些东西已经完全相信了,迷信什么的我哪里管得了这么多,完全就是病急乱投医了。

然后我们三个人打了一个车,没有过去多久,车子在一个闹市停了下来,我心里疑惑,在我看来这些玄学高人应当都是世外高人才对,怎么他带着我到了闹市。

没有过去多久,他就说到了,同时指了指远处的一个中年人。

那中年人坐在一根小凳上,面前摆着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签啊,笔啊,纸之列的,同时还有着一个喇叭。

最坑爹的是那喇叭里面传来一个有些猥琐的声音。

“算姻缘,算前途,看手相,算命数……不准不要钱啊!”

我心里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没想到他带我来见的人居然是这么一个神棍,他妈的街上多了去了。

吴迪那朋友叫叶柳衫,他见我跟吴迪脸上都露出不悦之色连忙说:“这老头可神了,我那女朋友青青你知道吧,就是这老头说的,当时我碰到他,他说我下午就有姻缘,结果过了一个小时那青青就跑来跟我表白了,你说神不神。”

我跟吴迪对峙了一眼,他点了点头,我也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跟着叶柳杉走了过去。

叶柳杉过去之后,那个人显然是认识他的,跟他寒暄了一阵,然后叶柳杉就把我的情况给他说了一遍。

那人叶柳杉称他为吴师傅,他听完之后面色凝重的看了我一阵,然后让叶柳杉给他看看卦象,看到手机上面的东西之后,他脸上的肌肉明显的抖动了几下。

过了一阵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生者逝,亡者生,浮生梦。”

妈的我不知道他在那里卖弄什么文采,就问他什么意思,他摇了摇头,说不给我说是好事。

“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怪东西?有什么办法没有?”吴迪连忙问道。

吴师傅点了点头说:“确实是遇到了鬼,现在已经跟他扯上了因果,想要化解也可以,五百块钱。”

我当时真想骂人,我觉得这家伙肯定在故弄玄虚,坑我的钱。但是听说他能够化解我的因果,我咬了咬牙掏出了钱给他。

他笑呵呵的把钱接了过去,而后在让我过去坐下,而后他在我的身上摸了几下,然后再我一阵恶心之下又朝手里吐了一口口水,在我的后颈上抹了一下。

做了这一切他又给了我一块很小的玉一般的东西让我在手上带半年。做完这一切他就说我可以走了,以后不会遇到那东西了。

说完他就懒洋洋的趴在了桌子上,叶柳杉朝着他道谢,然后我们就起身离开了,刚刚走了两步,突然胖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

“陈林啊陈林,切记以后晚上在外面遇到玩耍的小孩,不要跟他打招呼啊,会惹上不详的东西的,还有记住刚刚那九个字,很重要的哟。”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过了头去,这个时候发现那坐着的吴师傅正看着我,脸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之意,跟昨天晚上我晕之前的胖子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而且慢慢的,我发现吴师傅的身体开始变大,脸也是跟着变大,不一会儿就跟胖子一样了。

我打了一个冷战,再次看到吴师傅的时候,却发现他趴在桌子上,哪里坐起来过,我心里叹了一口气,心说这几天心里压力太大了,大白天都出现这样的幻觉,希望这次之后能够把我跟那女的的因果给斩断,不然我非疯了不可。

虽然说他说我没事了,但是租房子那个地方我却死活不敢住了,等娜娜跟我一起租房子那朋友回来之后(他叫周希),我给他们说了情况,娜娜也吓到了,要跟我搬出来重新找房子,周希说我肯定产生幻觉,他就要住在那里。

无奈之下我跟娜娜从新找了房子,然后搬东西那天,说也奇怪,回去的时候坐电梯在十四楼附近倒是没有听到那高跟鞋的声音了,我看了看手腕上的玉,心里笃定了一些,心说那个吴师傅说不定真的是高人。

搬了房子,接下来过的要平稳了许多,过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也渐渐把这个事情放下了。

直到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qq下面弹出来了一个消息。

“男子死于家里,原因不明,尸体已经腐烂。”

我有点好奇的点开了新闻的连接,霎时一副照片出现在了电脑面前,我看到那个人的穿着的时候,心底颤抖了一下,当我看清楚他的长相之时,整个人一下子大叫一声,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是的,那个腐烂的尸体,正是周希。那个死了的人正是我的死党,我的好兄弟周希。

...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