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引渡人[全文txt下载]

  第十六章 神秘珠子

黑白无常说完之后两人就同时念念有词了起来,反正我也听不懂他们念了些什么,随着他们嘴里的念叨,我感觉到一股神秘的波动在两人的身上波动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远处死了两个少年身上一团黑色的影子在他们身上漂浮了出,然后那两团灰影慢慢的化作了那两个少年的模样,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带着朝着黑白无常漂浮了过来。

两人表情都是有些痛苦,在不住的挣扎着,黑无常冷笑一声道:“放弃无谓的挣扎吧,生死之道,那因果,因果无常,死者当入地狱,经历六道轮回,我们现在将你招走也是为你好,若是你逃走,成为天地之间的厉鬼,被抓住后将遭受炼狱之苦。”

那两人依旧是在不断的挣扎着,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机会,慢慢的飘向了黑白无常,然后又慢慢的变成了两团灰色的东西落入了白无常手上的一条手链之上。

我见他那手链跟他给我的一模一样,应当就是锁魂链了。

“咦,我明明感应到死了三人,怎么只有两个灵魂飘过来?”白无常疑惑的道。

黑无常摆了摆手说:“没事,想来那灵魂应该是自己走了,就交给他们阴阳使去做吧,我们赶紧回去。”

白无常点头,而后两人就欲转身离开,黑无常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对着我说道:“嘿,小子,你要不要跟我们一同回地府,去接受黄泉的洗礼?”

我吓了一跳,心说妈的谁没事朝地府跑啊,连忙摇头说道:“我还是以后再去吧。”

他点头说道:“也好,你要跟阴使在一起洗礼的效果才能够达到最大化,我给你那修炼秘籍好好修炼一下,下次来地府的时候记得来找我们哥俩喝酒。”

我差点没翻白眼,如果是以前别人给我说黑白无常找他喝酒,我绝对会认为他疯了,但是现在这样的事情确是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我连连点头,两人说完之后就朝着远处走去,几步之后就隐没,消失不见。

我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这秘籍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该怎么修炼,摇了摇头心说以后在研究吧,于是将东西给收了起来,而后回到了廖梦儿的身旁。

廖梦儿问我跟他们聊了些什么,我白了她一眼不说话,毕竟我现在还是对她在心底有着一些芥蒂的,她见我不说话只是摇摇头。也不多说什么,再次的看向了那除灵的场地当中。

除灵仪式结束之后,村长把我,廖梦儿以及莫凌剑拉倒了他的房子当中,请求我们在离开的时候将那颗珠子给带走,他说那珠子给他们存在带来了太多厄运,是不详之物。

我心里也觉得那珠子挺邪门的,有点想要拒绝,结果廖梦儿却点头将珠子给收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我们三人便是早早离开了村庄,整个村子还沉寂在白喜事当中,除开村长之外并没有人来送,在村口的时候,村长却告诉我们说让我们小心一下胡尔默。如果见到他顺便帮老村长带一句话,希望在村长死的时候,他能够回来看他一眼。

我一怔,家有老父,等待了他二十年想到我自己的父母,我觉得鼻子有些发酸,连说如果见到的话一定将话带给他。

村长递给了我们一些干粮,我们告别之后就在廖梦儿的带领之下离开了。

离开之后不久廖梦儿就问莫凌剑是否记得当初他出来的地方,莫凌剑摇头说:“当初我是阴差阳错而出来的,当时我在洞天墓穴当中晕厥了,醒来之后就已经不在其中。”

廖梦儿皱了皱眉道:“我之前倒是记得入口,不过后来我再次来到的时候那入口已经不见了,好像是转移了一样,我只记得大致的方位。”

莫凌剑皱眉道:“其实我还是建议你们不要去洞天墓穴,传说七大鬼墓没一个墓穴都牵扯着一个巨大的秘密,里面危险重重,我们进去绝对是九死一生。”

廖梦儿说道:“有陈林在,不用怕太多,我还没有给你说过,这小子是一个阴阳使。”

“什么?阴阳使?”莫凌剑惊诧的看着我道:“我之前也遇到过一个阴阳使,但是他身上有着一种特别的感觉,陈林小哥身上却没有那种感觉啊。”

廖梦儿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总之他是就对了,昨天他都见了黑白无常了。”

莫凌剑将信将疑的看着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可以进去一探了,虽然说深入不太可能,但是到达我们发现宝藏的地方应该是没有太多危险,我就陪你们冒这个险吧。”

廖梦儿大喜,莫凌剑可是跟他师傅一个时代的人,能力绝对不会比她差,这样的一个人加入,对她来说肯定是极大的帮助。

下午的时候,我们走到了一个深山老林当中,廖梦儿说大致的方位就是这个地方了,那洞天墓穴应该就是在这地底之下,至于入口就需要我们去找了。

我们三人整整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那墓穴的入口,夜色已经慢慢深了起来,我们搭上了一个火架,然后廖梦儿在火架后方搭了一个比较大的帐篷。

莫凌剑见只有一个帐篷,苦笑一声说道:“今晚我就在外面守夜吧,这帐篷就留给你们小两口了。”

我跟廖梦儿同时一震,廖梦儿没有说话,我连忙摇头说道:“莫大哥,你可别乱说话,我跟她不是你想象的关系。”

“不是?”莫凌剑笑道:“别解释了,都同床共枕了七天,你还说不是小两口,村里房子这么多,你们不是一对为什么不分开住,放心吧,晚上你们动静小一点,我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没想到廖梦儿这个时候却开口说道:“好了,就让莫大哥守夜吧,我们先去睡吧,明天还要忙。”

“去你ma的。”我在心底骂道,心说这女的不解释就罢了,那话说得不更让莫凌剑确定想法么?怎么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我还不困,你先去睡吧。”我想着越解释可能会越麻烦,而且我确实是跟她在一个床上睡了好几个晚上,虽然没做过什么事情,说实在我都觉得跟她睡一起没什么了,这女的虽然长得漂亮身材也火爆,但是在我的眼里跟一个男人没太多区别。而且我身体比不得他们两人,之后肯定是要睡觉的,既然莫凌剑误会就让他误会吧。

廖梦儿见我不动,也坐在原地不动了,一时间倒是沉默了起来,莫凌剑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廖梦儿,你怎么会说这里的土话的,按道理说外面的人是不会的才对啊。”

廖梦儿抬起头来,双目之中有着一道冷光闪过道:“我师兄教我的,五年前我跟他进入到洞天墓穴的时候他说可能会用到,就教会了我。”

莫凌剑眉毛一颤道:“你师兄叫什么名字。”

我知道他猜测廖梦儿的师兄应该就是村长的孩子胡尔默。

“他叫胡强盛。”廖梦儿淡淡的说道。

说完之后她显然是不想再提这个人,将珠子掏了出来说道:“我们还是研究一下这颗珠子吧。”

莫凌剑脸上有着失落之色,村长待他极好,而且村长得年龄是那种半条腿已经踏入到了黄土中的人,所以他希望胡尔默能够早日回来以尽孝道。

叹了一口气,他将目光放在了那珠子上面。

夜色下的珠子散发着幽幽的绿色光芒,就是一颗夜明珠,但是这种光芒却有着一种朦胧的妖异感觉。

“这珠子当初我看到的时候,怨气缠身,这么多年过去之后怨气消失了不少,但是我总觉得它有点不凡。”莫凌剑说道。

我突然眉头一皱,在珠子上我感觉到了一股极为阴冷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毛发都立了起来。我将我的感觉说了出来,廖梦儿心底一顿道:“这应该是它常年在那洞天墓穴之中,沾染太多阴气。”

“咦,你看地上。”忽然莫凌剑指了指地上说道。

我们两人一怔,朝着地面之上看去,只见在地上闪烁着一道道的绿色光芒,这些光芒形成了八个字。

“血窟血哭。还我阳符。”

廖梦儿和莫凌剑都是一愣,而后廖梦儿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如同得了失心疯一样,居然一把抱住了我,而后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

我吓了一跳,连忙推开了她,她也不生气,大喜道:“有救了,我的女儿有救了。”

说着欢天喜地的走进了帐篷之中,我心说这女的像个神经病,也不给老子说是怎么回事。我看向了莫凌剑,打算问一下他,他却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陈林老弟,看不出来啊,你看上去这么年轻,孩子都有了。”他嘿嘿的笑道。

“我有你麻痹。”我在心底骂道,懒得给他解释,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女的怎么见到这个八个字就跟要疯了一样。”

“这个嘛……嗯?”他刚要说话,忽然神色一动,从腰间摸出了一把桃木剑道:“小心,有妖气。”

“妖气…”我吓了一跳,脖子缩了一下,朝着四周看去,在我后方不远处,一双粉红色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我们看。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