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引渡人[全文txt下载]

  第十四章 杀人案

我被她拉着跑了出去,我定睛朝着远处看去,只见一道黑影快速的朝着旁边跑去。

我跟廖梦儿快速的追了过去,但是那身影速度非常快,我们跑过去的时候已经是消失不见了。

“那个人是凶手?”我问道。

廖梦儿摆了摆手道:“不清楚,不过从那少年的死法上来看,似乎不像是鬼所做的才对。”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的意思是很可能是人为的?”

她点头道:“算了,这是他们村子的事情,这个村子有些奇怪,我也说不清楚,事情我们还是别管了吧,明天早上一早便走。”

我点了点头,心说千万别管,不然老子也被那一根钢筋给挂到了村口之处的话就搞笑了。

整个晚上村子都非常的吵闹,我们回到房间当中也是半睡半醒,第二天一早我们打开门的时候,却是有两个汉子站在我们的门口之处,廖梦儿给他们说了几句话,那两男人也是淡淡的回应,可以看出语气非常的冷漠。

廖梦儿神色一怔,紧接着似乎有些生气。把我拉回到了房间当中。

“怎么了?”我眉头皱着问道。

她叹了一口气说:“因为有人死了,所以村里的人在没有查清楚事情之前,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离开。但是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够查出一个接过来。”

我眉头一皱,这里多被困一天,我也就晚一天帮助她完成她的事情,我自然也是无法离开,想到这里我心底不禁一颤道:“要不我们逃出去吧。”

廖梦儿摇头道:“别,这村子热情好客但是也民风剽悍,我们想要逃跑被抓住了估计得被活生生打死。”

我吓了一跳,听说要被打死,连忙放弃了逃跑的念头,想了想道:“既然如此,要不我们帮助一下他们查吧,你是一个捉鬼的,或许能够找到什么线索,早日查到事情的结果,我们也好早一些离去。”

她点了点头道:“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不过现在他们不相信任何一个人,遑论我们不是这村子当中的人,估计我们两人还是他们的重点怀疑对象,我们得先祛除他们对我们得怀疑才好。”

说着她打开了房间的门,给那两男子说明了情况,而后又让那老太婆给我们证明我们不是凶手,但是老太婆却表示他不清楚,在我们表示会全力配合他们调查,并且绝不会逃跑之后,村长终于是愿意让我们跟随着一起查探了。

村长是一个五十几岁的人,打扮就跟一个巫师似得,手里拿着一根骷髅杖,长得不高,大概也就一米五几的样子,此刻在他的旁边还有着一个挺斯文的人,穿着长衫,感觉像古代的人一样。

他们两人正围着那具尸体看着什么,我为了早点离开这里,也顾不得恶心了,走到那尸体的旁边,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男子的死相非常难看,脖子被刀砍了一半,现在虽然已经归位了,但是那伤疤之处依旧非常的狰狞。

显然廖梦儿对尸体有着一定的研究,她一边摸着那人的骨头,一边说道:“这应当是一个人所杀的,而且动手之人力气非常大,这人的胸口之上有几个拳印,其肋骨几乎都断裂了,下手必然很狠,这一根钢筋穿过他的身体,但是显然不是致命的伤势,真正让他死是脖子上着一刀。”

我忍住呕吐的心道:“根据你昨天说他不是被鬼怪所杀,应当是人为了,动手之人很残忍,而且根据昨天他们的说法来看,他外出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凶手动手的时间应该很短,那人应当是跟你一样是一个高手才对。问问他们村里谁的力气比较大。”

廖梦儿白了我一眼道:“这村子里面所有的人都是大力士,捏死你跟捏死蚂蚁没区别,如果像你想的这么简单,早就没事情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忽然之间我看到在这男人的胸口之处,有着一个红色的线头,我一动,将那线头慢慢的拉了出来。

那是一条红线,随着我一拉,一颗碧玉的珠子从他的怀里面拉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我眉头一皱问道。

那村长和那斯文的男子脸色皆是一震,村长对着那斯文男的说了句什么,那个人点头离开而去。

妈的我觉得好气,这些人说话我一句都听不懂。廖梦儿却是在跟那村长交流着,经过廖梦儿的翻译,我大概知道了一些。

在他们的村的后山有着一个埋葬村里人的地方,那个地方埋着历代以来的村里之人,村里有一个习惯,就是人死的时候,会把他一生所得,全部埋入坟墓当中,所以在那处地方,有着一些宝贝。

这个地方是不允许人进入其中的,但是一个月前死的这个少年跟村里另外一个少年却进入了其中。后来被发现之后带了出来,惩罚了一下,当时并没有再他们身上找到什么东西。这个事情也就作罢了,但是这颗夜明珠是这个孩子的爸爸生前所得,已经随之入土了,这东西肯定是被这孩子从其中带出来的。然后藏在了什么地方。

我眉头一皱,如此说来的话,很可能那个跟着他一起进去的少年就是凶手了。

过了不久,那斯文模样的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廖梦儿听完之后脸色就是大变,然后一把拉着我疯狂的冲了出去。

出去之后我发现整个村子又是嘈杂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朝着一个地方涌了过去,廖梦儿也连忙跟了过去。

不多时我们到了一个茅草屋的边上,很多人围着茅草屋,但是没人敢进去。

我跟廖梦儿走到了前方,只见地上用鲜血写下了一行我看不懂的字。

廖梦儿给我翻译道:“此二人扰先祖清梦,罪已致死,当诛,若是有村中之人胆敢进入茅草屋之中,进入之人也是亵渎先祖英灵,当受到惩罚。”

“哼。装神弄鬼!”

廖梦儿冷笑一声,拉着我便走了进去,那些围观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呼之声,没有过去多久,村长也是到了,看到地上的字之后脸色大变,而后当先跪拜了下去,嘴里喃喃的祷告着什么。见他这样所有的村民都跪拜了下去。

廖梦儿没有管他们,走到了房间之中,在地上一个少年躺在那里,与之前那个少年的死相几乎一模一样。眼珠子被挖,肚子上插着一根钢筋,脖子被砍了一半。

我鼓起勇气去掀开他的胸口之处的衣衫,却没有任何的东西,不过这个时候我确实发现这人的身体还是温热的,还没有完全褪去体温。

“他才刚刚死不久。”我眉头一皱道。

廖梦儿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个事情,点了点头道:“刚刚死,不超过十分钟。哼,看来是凶手想要将他们的死化为祖先的惩罚,以此来逃脱村里人的继续追查。”

她说完走到了门口之处,将事情给村长说了一遍,村长将信将疑,那斯文男子眉头也是深深的皱了起来。

然后廖梦儿说了些什么,那些村里的人全部都是大惊失色,村长咬了咬牙,点头让村里的人进来将那少年的尸体带了出去。

我问廖梦儿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说他告诉了村里的人她是一个捉鬼师,这事情不是鬼杀,而是他杀,他们相信了。

“走吧,我们去查探一下,这个事情越发的蹊跷了。”她脸上露出了一些的笑容。

我点头,而后跟随在他们身边走到了之前存放尸体的那个房间。

两具尸体此刻并排放在了一起,我说道:“这两人都是前往了那墓地之人,想来凶手也跟此有着一些关系。”

忽然我心底一动,知道他们听不懂我的话,我对着廖梦儿道:“对了,这个人是刚刚死的,而且时间极短,那个斯文的男人去找他,却带回来这样一个消息,莫非这个事情跟那男的有什么关系?”

廖梦儿听我这么一说,眼睛微微的亮了亮道:“你说的确实是一条线索,现在我们没证据,不要表露出来。先观察一下再说吧。”

我点头,在廖梦儿和我的要求之下,村长同意了我们到他们村子墓地去查探的请求。

我跟廖梦儿在那斯文男子的带领之下,朝着墓地走了过去,我走了一阵心中一动,对着廖梦儿说道:“这个方向不正是那天那道黑影逃跑的方向么?”

廖梦儿点了点头,示意我不要多说,我们三人一路前行着,过了一会儿之后我们前方的那斯文男子突然是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我们,用极为标准的普通话道:“你们不用怀疑了,我不是凶手。”

我和廖梦儿都是一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会说普通话。

他似乎看清楚了我们的疑惑道:“我本来就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只是一次无意间来到了这个地方,却再也走不出去了,只有再这里安家了。你们这次来其实我还想让你们带着我出去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之前还以为别人听不懂我的话,刚刚怀疑这个人是凶手,但是没想到人家居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你为什么之前不跟我们说普通话?”廖梦儿眉头一皱问道。

他脸上露出了一些阴沉之色道:“这自然是有原因的,跟你们说了也无妨。”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